温肯栖

味音痴的生贺。

致亲爱的Alfred,

  恭喜你,孩子。你长大了。

   当我写下这封信时我的下属在催促着我清点伤患,粮草和船只。我只能仓促说几句,希望你不要一看是亚瑟的来信就扔掉——成为独立国家不是容易的事情,对于国家而言你是象征,对臣民而言你是信仰,你很快就知道,荣光与信仰不可兼得,能用生命换来的胜利都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 看到这里不要叫嚣着说亚蒂在骗你,明明在亚蒂家里不是这样的呀。

    孩子,我须和你说。

   在世界幻化出一个你的时代,是属于蒸汽、冷兵器、王权至上的时代。你是大西洋的宝藏,你是尚未开拓的荒蛮沃土。你所接受的是不列颠最优秀的教育——这个世界为你拱手相让。
 
    因为你是我的,是大不列颠帝国的。

   当然,在你和我对峙的时候就不是啦。你用猎枪杀死野兔,也可以同样用它杀人。你不再会注意那朵小蓝花——毕竟权利的诱惑更大,不是吗?你要独自面对质疑、暴乱、信仰危机、尔虞我诈。
 
    你是自由的,五海任你翻腾。但你被牢牢限制在那小得可怜的疆域里——除非你能占领地球,英雄。

   在属于不列颠的时代要我拱手让位,请你有耐心的再等一等。你现在要做的,是让我们承认你的独立——我承认你的强大,但绝不承认你的独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亚瑟.柯克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776.7.5